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从姑获鸟开始_ 第六十七章 白热化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4-24 17:3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活儿该小说从姑获鸟开始 第六十七章 白热化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气氛安静了一小会儿,蔡牵等其他几家海盗,各赢了一场,可算上千钧标,红旗帮已经赢了三场,这让一些人的神色起了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天保龙头,赢三场要出六十万两,你红旗帮的人手算成的工钱,怕是不够了。”

    蔡氏天舶司的一位账房先生扶了扶眼镜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李阎不假思索:“大屿山出八十米双桅广船十艘,每艘广船带火炮十五门,火铳一百,弓弩五十。折成银两先压在盘子里,用完再说。”

    那群账房把算盘打得噼啪作响,笔走龙蛇记在纸上。在纸上写下“一百二十万两”的字样。

    妖贼这时候开口:“下一场我来,哪位兄弟想来赐教。”

    李阎打过一场,他也就没再提,让李阎和自己打的话。

    妖贼声名在外,章何说要打,一时间竟也没人说话,因为不限制上场次数,上驷对下驷的战术收效甚微,白白要撘银子进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一会儿,章何轻笑一声:“怎么,难不成,我是不战而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我敷完这块冰如何?”

    李阎眼眶上贴着冰袋,开口打断了章何,他话音刚落,不料蔡牵手下阎老大却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老头子摘下瓜皮帽子,头顶一点火苗乱抖:“久闻安南妖贼大名,老朽不才,想请教一二,还望章都护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章何语气依旧傲慢,可神色极为认真:“哪里,旁人不知道。我却是知道蔡家,是有几个深藏不露的老怪物的。”

    李阎眯了眯眼睛,有些摸不清蔡牵的打算。

    这位首富,头铁得可以。

    到现在这场为止,红旗三战三胜,六十万两银子没有一点浪费,可蔡牵同样打了三场,只赢了一场,已经扔了四十万两银子进去。

    蔡牵到目前为止,两场开口迎战,都是不占便宜的愣头青打法。

    无论是阎阿九对李阎,还是阎老大对上章何,阎姓伙计前后几场,打得都是硬仗。

    不能说蔡牵的人一定没有胜算,但这绝非精打细算的生意人的做法,只会白白便宜了林阿金和朱贲的人,让他们能够保存实力。

    感觉上,蔡牵打到现在,一切选择都太过随意了。

    李阎和查小刀对视一眼,选择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阎老大不出意料,也是一只火鼎属种,名字是车鼓烛。

    李阎和阎阿九,两人斗的是兵器,是猛烈的近战厮杀,加上留了几分力气的缘故,内行看着凶险,外行看不出多少热闹。

    整体上,给人的感觉平凡无奇,只是最后几招两人动了真火,才露出几分獠牙来。

    这二人则不然,他和章何之间斗法激烈,剧烈高温烧得海上雾气蒸腾。法术你来我往,光焰黑烟明灭不定,十几里外也看得清清楚楚。哪怕是个小孩子,也瞧得出这两人的不凡来。

    阎老大一身火焰业艺惊人,而章何的太平文疏,更是让在场的人大开眼界,除却之前李阎见过的“青鸾”“大明王”“饮风浴火咒”“陷空刀”“应还替身”,还有只有章何才会的“龙头画戏”“王灵齑”“伽蓝帖”“搬山”“小乾坤术”“符傀”“真武持兵”,

    考虑到太平文疏当中的许多法术,是并不适合在单打独斗的场合使用的,所以章何在太平文疏上获得的法术,比起上述这些来,还要多一些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两人的实力评价,惊鸿一瞥都看不出。不出意外,这两位都应当在“九曜”的水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查小刀看了一会儿,通过队友的契约向李阎会话:“要是事出突然打起来,阎阿九交给我,这俩,你得挑一个。”

    李阎扑哧一乐:“你倒瞧得起我。你别小看了阎阿九,我老觉得,这妞的实力,还在这阎老大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火工刀工,对阎老大这样的玩火行家没有用处,对章何我又没把握,你以为我想啊。”

    章何和阎老大激战正酣,一时间看不出胜负,可惜地是,天上乌云笼罩,没多久下起暴雨。

    原本阎老大脚下数十道火蛇纵横,结果被大雨浇灭,一身妖力去了大半。惜败在章何手里。

    “章都护的太平文疏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阎老大一拱手,干净利落下场,看不出颓丧之色。

    “阎老大虽然输在雨上,但是打到最后,赢得应该还是章何。”

    李阎心中暗想。

    嘶~~~

    章何抖了抖袖子,两人周围的甲板有多处碳化,以及刀砍斧剁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蔡老板,天舶司的船,很结实嘛。”

    章何打趣了一句,两人斗得天昏地暗,天舶司虽然用锁链连接,经得住骑兵践踏,可这般光焰折腾下来,只有外表的一些磨损,也称得上他一句夸赞了。

    “天舶司是我家世代相传,我既然拿出来给各位当做比斗场所,自然还是有些把握。”

    蔡牵回头嘱咐账房:“添十万两的炮弹,甲胄,粮食供给。”

    章何也跟了一句:“二十万两,四艘安南三帆闸船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眼看红旗和妖贼都领先了自己,林阿金和朱贲也有些着急,派上的人手实力强横了许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这一刻开始,几方人开始了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乱战。

    红旗领先,旁人盯得死,李阎也不再先开口派人,而是想后手派人捡便宜,可被妖贼和朱贲的人盯着抢了两次。人家提出来,可以先和红旗的人打,李阎也就没再争抢。

    朱贲偌大的基业是自己闯荡来的,也有“十都”的水平。他下场一次,赢了妖贼手下一名章何弟子。朱贲的手下龙子婆,赢下一个小头领的派出的精锐。加在一起也赢了三场。

    账房打完算盘,高声道:“义豕出火铳一千条,五十米闸船十五条,作价四十万两。”

    这时节,天上暴雨也下得差不多了,西边露出残红落日。李阎旁观一会,又鼓动查小刀上场。

    没想到蔡牵开口,派出阎老四上场,对上查小刀。

    镇海蝾螈与查小刀斗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这两位都算是皮糙肉厚,彼此厮杀了几盏茶的时间。

    可能是蔡牵输得多了,阎老四这次上场分外卖力,简直和查小刀有不共戴天之仇,好几刀被削出骨头,依旧采取以伤换伤的惨烈打法。

    最终两人以平手收场,查小刀留了个心眼,自己有食技傍身,一道油爆双脆下来,连做带吃的功夫加在一起,半个多钟头能恢复八成实力,还能再上场,可阎老四没这个本事。要是这么打下去,自己做的才是赔本买卖。

    李阎眼看几家最顶尖的好手上了一个遍,考虑了一下,又决定派薛霸试手,不料章何这时候也盯住了自己,让那位和千钧标厮杀过的表弟上场,两家仇怨极深,这一场斗得也惨烈。

    两人都受伤不轻,薛霸锤子砸烂了对手的一只肩膀,自己却被削断了一只耳朵。

    李阎和章何急忙叫停,这一场,依旧以平手收场。

    平手的话,双方不算胜场,各出十万两。

    “天舶司出退役英格兰瓦斯科战舰一艘,水手两百,作价十万两。”

    “妖贼章何出白巾水兵七千,作价十万两。”

    让人意想不到的,是宝船王后来居上,几名泉郎种的林姓弟兄穿插着上场,先后杀败了红旗一名高里鬼,义豕海盗一个黄种土人,妖贼的一个弟子,莫名其妙的,竟然四场领先了。

    林阿金咳嗽几句,满脸病容地一笑:“我看天保龙头的办法不错,赢一场一算,太麻烦,我林氏出百米福船五艘,精熟水手一千五百人。算成银子折进盘子里,扣完再说,”

    账房们忙碌了一阵,最后宣布:“宝船林氏独有的百米福船五艘,精湛水手一千五百名,共作价一百六十万两。”

    几名账房一笔一笔记得分明,盘中的资产,在不知不觉间,已经是一只极为可怕的海上舰队力量。

    场上一番乱战,林阿金意外领先,被章何和蔡牵盯上,两人又各吃下林阿金一场。

    天已经大黑了,眼看场上的顶尖好手已经差不多上了一个遍。

    林阿金胜四场,义豕朱贲胜三场,郑秀儿红旗帮胜三场,妖贼章何胜三场,蔡牵胜三场。盘子里的军备折算银两,已经达到了四百八十万两!

    李阎这才开口:“侄侬,你上。“

    侄侬的五婆仔邪术诡异,就是对上一些实力比她更强的对手,也有胜算。

    侄侬自信一笑,这时节,也没什么棘手的对手。

    她施施然站了起来走到床上,白嫩手臂弯曲,弯腰朝李阎施了一礼,再抬起头,对面站着的,竟然是妖贼章何!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