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入局者迷_ 第67章 阳光花房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4-07 14:2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核桃包小说入局者迷 第67章 阳光花房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他心下一惊,大喊了一声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无人回应。

    他没有犹豫,立刻扎进海里,往刚才她所在的方位游去。

    烈日当空,海水并不凉,甚至还有点温,可此刻萧何只觉得浑身冰冷,肾上腺素急速飙升,游动的速度前所未有的快。

    他游动的同时搜寻着她的身影,视觉高度敏锐。

    四面八方的海水不停地阻拦着他的前进,在沙滩上的人看来他已是如海里的一条鱼般迅捷,可萧何却感觉到无穷尽的海水不停地冲击着他,他甚至还产生了自己在后退的错觉。

    这是肾上腺素过度飙升的生理反应,他浑身冰冷,却能感觉到血液在身体里急速地流淌,全部涌向心脏,一向沉稳的心跳此刻乱得完全不像话。

    他浮出水面,晃了晃脑袋,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很快,他又再度潜入水里。

    这时,他看到不远处的海域里有两个纠缠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顿时睁大了眼睛,认出了其中一人正是温颜。

    她似乎搂着一个人,不停地往这边游来,而被她搂住的人手教都在胡乱地扑腾着,使得她的游动看起来很是费劲。

    萧何立刻加快速度游过去。

    温颜刚才在浅水海域里游泳,突然看到前方有人在不停地扑腾,她愣了下,随即反应过来那人可能是溺水了。

    她来不及告诉萧何,立马游过去,想把那人拉起来。

    她游过去才发现是个女孩子,那人估计太慌张,被人拉住了还在不停地扑腾,嘴里不停地乱喊着。

    温颜和她说话,让她不要乱动,她似乎完全听不到,只一个劲地胡乱扑腾。

    没办法,温颜只好干脆搂住她的腰,想带着她游过去。

    她本就有点累,此时带着一个胡乱扑腾的人,简直累得够呛。

    见到萧何过来,她喜出望外,忙喊了一声:“快,帮我一把,拉住她!”

    见她安然无恙,萧何一颗心这才重新落入胸腔。

    他皱着眉头看着那个胡乱扑腾的人一眼,也没多话,和温颜一人一边拉着那个女孩子的胳膊往沙滩边游去。

    回到沙滩上,温颜都累瘫了,她坐在沙滩上,吁吁地喘着气,还不忘拍了下旁边的女孩子的背,边喘气边关切地问道:“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那个女孩子惊魂未定,懵懵然地喘着气,不停地咳嗽。

    咳了好一会,她才慢慢地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刚才上岸的时候萧何扶了她一把,她便犹如抓住救命稻草似的紧紧地抓着他的胳膊,上了岸也不松手,直到此刻,她才发现自己还抓着人家的手。

    她忙松开手,摘掉了脸上的泳镜,又抬头望向萧何,本来想跟他道谢,在看到男人的脸的时候,她突然神情一滞,眼神闪了闪,表情突然变得娇羞起来。

    她捋了捋脸上的乱发,含羞带怯地瞥了萧何一眼,笑得羞涩:“谢谢你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温颜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就在旁边,自然听到了那女孩子的话。

    她挑眉看向萧何,笑得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萧何轻蹙眉头,他分明从她的眼里看到了调侃和戏谑。

    人是她救的,倒调侃起他来了,真的很欠教训!

    他起身,想教训那个始作俑者,没想到他刚想站起来,那个女孩子突然轻轻地哎了一声,然后抓住了他的胳膊,人也顺势也窝进他怀里,声音柔弱,道:“我的头好晕……”

    温颜哪里不懂那个女孩子的心思,她忍不住笑了笑,没想到自己还救了个绿茶。

    见萧何的眉头皱得更紧,温颜顿觉心情大好,她故意什么都不说,就坐在旁边看着。

    萧何神情不耐地瞥了这个女孩子一眼,而后目光落在温颜脸上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一脸看戏的神情,一副吃瓜群众的样子,看得他牙痒痒,恨不得狠狠地打她的屁股一顿。

    戏看得差不多了,温颜觉得身上粘腻难受得很,想去淋浴,于是便朝男人笑笑地挑了下眉,瞟了一眼那个在他怀里扶着额头一副柔弱模样的女孩子,意思是,您好好享受,我先行一步了。

    她从沙滩上站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沙子,悠哉地往更衣室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萧何想站起来,可那女孩子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臂,他又不好直接甩开她。

    见温颜径直走了,他忙唤了一声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诶?你知道我的名字?”那女孩子突然抬起头,睁大了眼睛看着他。

    萧何垂眸看了她一眼,眉头紧皱着,心想,这个女生的脑子该不会是被海水泡坏了。

    温颜没走远,也听到了那女孩子的话。

    她顿住脚步,好奇地转头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嘿,还是个熟人,这个世界还真是小。

    翁妍还在巴巴地望着萧何,一脸惊喜地问道:“你认识我?我们在哪里认识的?”

    见状,温颜差点儿扑哧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趁着翁妍还没看到她,她立马转过头,快步地走开。

    倒不是她怕她,而是她怕翁妍待会会尴尬得恨不得钻回海里,毕竟,像萧何这么冷酷的男人,会说出什么话,还真是不好说。

    果然,她还没走远,就听到萧何冷冷地说了一句:“小姐,你可以放手了,还有,你应该去看下医生。”

    温颜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更让她笑得无法自已的是翁妍下面的话。

    翁妍估计以为萧何是关心她,嗲着声音说道:“谢谢你,先生,你真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萧何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果断地选择闭嘴,转身往温颜的方向大步走去,准备去抓人了。

    温颜走得极快,在即将被他逮到的时候终于走到了女更衣室门口,她站在门口朝他吐舌头扮鬼脸,然后立马溜了进去。

    洗完澡换好衣服出来,温颜站在门口警惕地四下张望,确认男人不在之后,才放心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回酒店需要经过一个小花园,小花园曲径通幽,林荫密布。

    温颜正走到通道尽头,准备拐弯进入酒店后门,突然,一条手臂从旁边的灌木里伸出,将她扯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本能地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人一手搂住她的腰,一手捂住了她的嘴。

    温颜瞪大了眼睛,定下心神,看清这人的脸之后,立刻狠狠地捶了他一拳。

    “你吓死我了!”她狠狠地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这人当然就是萧何。

    他松开捂住她嘴的手,垂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:“这就吓到了?我看你胆子挺大的。”

    温颜眼眸转了转,知道他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好女不吃眼前亏。

    她立刻装傻,嗓音又娇又软:“哪有,我的胆子可小了。”

    “胆子小还一个人去救人?”他微眯着眼,嗓音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明知道她是在救人,可一想到刚才在海里找不到她的场景,他的心就又被提了起来,忍不住自私地想,管谁溺水,她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心落下之后,愤怒才开始冒头,很想狠狠地教训她一顿,让她下次不敢再贸贸然地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,哪知道她上岸后非但不跟他解释,还在一旁看戏,后面还直接跑了。

    温颜知道他是在秋后算账,立刻识时务地示弱,主动搂住他的脖颈,好言好语地解释:“救人如救火,当时没想那么多,一时冲动嘛,我以后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解释加承诺,诚意十足。

    萧何轻哼了一声,不好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温颜眼眸一闪,脸上露出狡黠的神色,她倾身往前,在他耳边笑嘻嘻道:“谢谢你,先生,你真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,趁他不备,立马推开他,撒腿就想跑。

    人不能在同一个坑里掉下两次。

    萧何这次反应奇快,在被她推开的时候就立时把人逮住,将她禁锢在树干上。

    竟然一而再地调侃他,不教训她,她得翻天了!

    温颜被他堵着,前面是一堵肉墙,后面是坚硬的树干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好人现在给你一个机会。”萧何垂眸睨她,嗓音低沉醇厚。

    温颜还笑嘻嘻的,娇嗔道:“哎呀,这树膈到我了……什么机会呀?”

    “给你一个机会,想想要怎么个死法。”他微眯着眼盯着她。

    温颜忍不住又笑了起来,声音宛如银铃般清脆悦耳。

    “好人怎么能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,”她笑个不停,不仅是因为他的话,还因为他的手正落在她腰侧,那是她的敏.感地带,“哎,好痒,手快拿开!”

    她扭着腰躲着,可活动空间太小,根本无处可躲。

    萧何当然知道她怕痒,既然敢调戏他,就得承担后果。

    他非但没停手,反倒还变本加厉,呵她的痒。

    温颜扭着腰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,知道男人这次没那么容易善罢甘休,无奈之下,她只好求饶服软。

    “哎哎,我错了,我错了,你快停手!”

    萧何这才停下手,但仍掐着她的腰,语气低沉道:“错哪了,嗯?”

    温颜忙抓住他的手,把散落在胸前的发丝拂到耳后,声音娇软道:“哪都错了,我承认错误。”

    坚决不改。她在心里暗暗补充下半句。

    萧何微眯着眼盯着她,分明不相信她是真心实意地在承认错误。

    见男人面色不渝,温颜立马主动搂住他的脖子,亲了亲他的脸颊,嗲嗲地撒娇:“我真知道错了,好人,好哥哥,你别生气了嘛。”

    萧何呼吸一滞,眸色立刻黯了下来,沉邃黑眸里有暗火在燃烧。

    温颜以为他还在生气,又道:“我是真的知道错……”

    “了”字还没说完,男人突然俯身,狠狠地吻上她的唇。

    他的吻来势汹汹,汹涌又炙热,温颜差点儿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眼见他的吻越来越狂乱,温颜开始着急了。

    小花园毕竟是公共场合,虽然这里有树干挡着,但保不准就有人走过来,她可不想被人看了戏。

    她急得拼命推他,好不容易得了喘息的机会:“不要在这里!”

    萧何凝眸看着她,沉邃黑眸此刻暗火熊熊燃烧着,气息急促,胸膛起伏着。

    温颜当然明白他这种眼神的含义,大白天的在公众场合被他这样盯着,大胆如她都忍不住有些羞涩,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然而,她并不知道,她此刻面颊泛红,双眸含情带水,这一瞪,对男人来说无异于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他二话不说,干脆将人打横抱起,往小花园尽头走去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太突然,温颜一时没料到,本能地叫了一声,忙搂住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这条路并不是回酒店后门的方向,温颜忍不住问道:“你要去哪里呀?”

    萧何没回答她,一直走到小花园尽头。

    尽头处有一座透明的阳光花房,里面种了许多植物和花卉。

    萧何直接拉开门,进入后,随即将门反锁。

    温颜瞪大了眼睛看着花房,高大的爬藤植物犹如绿色的窗帘般挡住了大半个花房,藤蔓上缀着朵朵花苞,抬头是蔚蓝的天空,低头是满地颜色绚丽的鲜花。

    “哇,这里好漂亮!”

    她沉迷在眼前的美妙景象中,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萧何将她放下,将人禁锢在花架和他的身体之间,四周的爬藤植物犹如最好的屏障,把二人笼罩起来。

    一身酒红色连衣裙的她宛如最娇嫩的玫瑰,在阳光明媚的花房里尽情展开,等待他的采撷。

    伊人明眸皓齿,面颊泛红,如瀑的长发衬得她的肌肤欺霜赛雪,娇嫩动人。

    她觉得花房好美,他却觉得她更美。

    他迫不及待地低头寻找她的唇,不似方才那么急迫,多了几分缠绵缱绻。

    许是此时此景太过美妙,温颜很快就沉醉在男人深情的吻里。

    席天幕地带给感官上更强烈的刺激,她全然忘了这里并非十足的安全,搂住他的脖子,再一次迷失在他营造的美妙情海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结束后,温颜依在男人的胸膛,腿软得几乎站不住,全靠萧何搂着她的腰才能站稳。

    激情褪去,温颜的理性才逐渐回拢。

    “这里会不会有监控啊?”她忍不住抬头望了望。

    萧何低声笑了笑:“现在才想到这点不会太迟了?”

    温颜捶了他一拳,忿忿道:“还不都是因为你!”

    萧何握住她的手轻轻摩挲,道:“没有监控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你猜?”他反问。

    温颜:“……”

    竟然拿她之前的话呛她,真是个小心眼的男人!

    她看着花房里的花卉,觉得有些眼熟,似乎跟流云雅筑后院的鲜花品类很像。

    眼眸几转,她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猜测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们家的酒店?”

    萧何笑了笑,没有回答,算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花也是你母亲种的?”她忍不住问出口。

    萧何的眼神黯了一瞬,很快又恢复如常,淡声道:“不是,是我种的。”

    温颜眨了眨眼,哦了一声,又转头看了看,道:“别墅的后院好像没有种这些爬藤植物,不过相比起鲜花,我更喜欢爬藤植物,生命力极其强悍,似乎永远都不会凋谢。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道:“我母亲喜欢鲜花,爬藤植物是我自己想种的。”

    当时种这些爬藤植物的时候他并没有多想,只是下意识地想种,所以也就随手种了些。

    后来恢复记忆,他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临海酒店的花房里种爬藤,那是因为曾经有人告诉他,她的愿望就是在海边建一个小房子,房子旁边搭一个阳光花房,花房里可以不种花卉,但必须种爬藤。

    他曾问她为什么,她调皮地回答道,那样的话在里面干坏事外面的人就看不到。

    她当时说那话当然是开玩笑的,但方才他突然想起这件事,冲动之下真的就将人带到这里来干了“坏事”。

    温颜早就不记得自己曾说过这句话,她还在不断地感慨:“看不出来你还会种这些呀。”

    萧何笑了笑,道:“我会的事情很多,你以后可以慢慢发现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温颜突然怔了下,垂眸看着旁边开得正盛的郁金香。花朵已然完全盛开,美丽绚烂,可也意味着,它们离凋谢也不远了。

    她和他还有以后吗?

    萧何没留意到她细微的神情变化,道:“晚上可以在这里看星星。”

    入夜后海风冷得冻人,但如果在阳光花房里就无碍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她曾经的愿望,她也许不记得了,但他还记得。

    半晌没得到她的回答,萧何疑惑地看向她:“不想看?”

    温颜忙敛神,眨了眨眼,道:“我刚才在欣赏这花,看得太入神了。你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萧何轻蹙眉头,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。

    “好啊!”温颜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,眼里充满了期待,“这里晚上可以看得到星星吗?多吗?亮吗?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问题,可见她是真的很期待这件事。

    萧何微微一笑,道:“晚上你自己看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温颜撅着嘴抱怨:“故作神秘。”

    萧何笑了笑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阳光花房里温度有点高,晒了这么久都出汗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回去休息会?”他搂着她,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温颜警惕地看着他:“先说好,休息就休息,不准做别的。”

    萧何怔了下,随即意识到她说的是什么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刚才真的只是字面意思,并没有想别的,被她这么一说,他忍不住便想逗逗她。

    “别的?”他靠近她,拇指指腹拂过她柔嫩的粉唇,嗓音低沉暧昧,“温小姐指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温颜立马明白是自己草木皆兵。

    她不觉得窘迫,一副傲娇的口吻:“别的就是别的,你哪那么多问题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待他反应,推开他就径直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萧何笑了笑,也一起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二人说说笑笑,从后门进入酒店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进入酒店后,有一道身影从树干后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人紧抿着唇,死死地盯着前面那两道身影,脸上闪过各种神情,嫉妒、愤怒、不甘……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