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不让江山_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零三章 给你们介绍一下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2-22 18:5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知白小说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零三章 给你们介绍一下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很多事都会过去,很多人都会遗忘,是因为时间一直都在往前走,时间比人无情,然而这个世界上公平的事不多,时间算一个。

    李丢丢在书院里度过了一个夏天又一个秋天,冬天的冀州城变得有些萧条起来,大概诗人们都不是很喜欢冬天,毕竟可吟的东西不多。

    李丢丢很少再晚上出去蹲活,虽然也蹲到过,可大部分抓到的都是因为生活所迫而不得不去行窃的普通百姓,这样的人有错,但李丢丢下不去重手。

    到甲字堂学至今日算起来已经正好半年的时间,李丢丢拿了六次第一,可是许青麟似乎还没有适应做第二的日子,就如同唐匹敌在书院的时候一样。

    然而他不是孙如恭,他比孙如恭的层次要高的多。

    这半年的平淡让李丢丢已经忘记了很多事,最起码大部分时候他都装作想不起来,比如张肖麟,比如刘胜英。

    不,她叫刘英媛。

    这半年来,李丢丢和高希宁也很少能见到面了,大概十天左右才能见到一次,因为每隔十天左右节度使大人都会请高院长过去做客,这已是惯例。

    而在这一天,第一次趁着这个日子见面的时候是高希宁偷偷跑出来见他,可是第二个十天的时候高希宁没来,李丢丢壮着胆子去了高院长家里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高希宁就说,她好不容易才搞定了丫鬟才出来的,李丢丢当时还想着一个丫鬟能有什么不好搞定的。

    他壮着胆子去高院长的时候,就被若凌搞定了。

    李丢丢个头已经不矮,可当他抬头仰望若凌的时候,仿佛看到了末日。

    若凌也没有太难为他,只是说打赢了就让他进去见小姐,其实若凌只比高希宁大两三岁而已,只是看着确实够大。

    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不愿意阻止美好,她觉得小姐是喜欢李叱,可小姐自己并不觉得。

    李丢丢不好意思动手,为了表示诚意,他说要不然你先打我一拳,如果我承受不住我就走。

    若凌笑容灿烂的说好啊,然后一拳把李丢丢打出去大概一丈多远,如果不是李丢丢用双拳封架的话,这一拳后不用李叱自己走,她能把李叱送走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能都怪若凌,谁叫高希宁把李丢丢夸的天上少有人间唯一似的,高希宁说李丢丢武艺纵然不是二十岁以下无敌,应该也是十六岁以下无敌。

    若凌十六。

    好在李丢丢这样的人不是没有别的办法,他盛情邀请若凌和高希宁到燕先生的小院吃火锅,说是燕先生来请的,若凌想着既然是燕先生请的,应该就不会有问题了吧。

    第三次还是到燕先生那边吃火锅,第四次还是,第五次依然是......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燕先生和高希宁认真的谈了谈。

    吃过饭李丢丢把餐桌收拾出来,若凌端着餐具去洗,就在这时候燕先生把高希宁叫到了门外小院里,他回头看了看收拾桌子的李丢丢,又看了看走向厨房去洗漱的若凌。

    确定那两个人都不会听到,他才压低声音说道:“我知道你和李叱之间的约定,你是想给他说个媳妇是吧,虽然我觉得有些幼稚,可那是你和他之间的事,我也不好插手......但是你们能不能换个地方?”

    高希宁笑道:“燕先生是快被我们吃穷了吗?”

    燕先生叹道:“要就是吃穷了我也不怕,现在书院里都在疯传,说你在给我说媳妇,就是你那丫鬟若凌,还说我同意了,所以每隔十天若凌都到我这里来一趟,为了掩人耳目,你和李叱帮忙作掩护。”

    燕先生道:“我就不说我冤不冤,若凌姑娘不冤吗?”

    高希宁想了想后说道:“这确实对她名声不好。”

    燕青之:“......”

    他深呼吸,然后微笑着说道:“我的呢?我好歹也是书院里的教习,能不能也稍稍照顾一下我?”

    高希宁又想了想,然后点头道:“明白了,要不然下次我们来的时候,先生你躲出去?这样的话你就能避嫌了。”

    燕青之都懵了。

    他指了指自己说道:“我的院子,我的家,你们来了,我躲出去?”

    高希宁道:“辛苦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燕青之一摆手:“我不辛苦,我不走,我走了你们也是吃我的,你当我没说,我认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若凌姑娘端着一盆温水出来,肩膀上还搭着一条毛巾,她走过来后温和的说道:“刚吃过饭,手上脸上都是油腻,洗洗吧。”

    高希宁嘿嘿笑起来:“谢谢我家若凌。”

    若凌一屁股把高希宁顶开,依然温柔的笑着:“先生,洗洗脸吧。”

    燕青之抬起头看了看,然后乖巧的洗了洗脸和手。

    其实若凌姑娘长相挺漂亮的,身材的事又不是她能做主,她的脸型不算胖,而且五官精致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高希宁用肩膀撞了撞李叱,很无所谓似的说道:“佳蓓已经问过我几次了,什么时候能和你见见,你总是推辞,到底什么时候给个准信。”

    李丢丢摇头:“我还小呢,不急。”

    高希宁道:“她知道你,而且还去云斋茶楼偷偷看过你好几次,以往她都不吃早饭,后来每天都去书院的大食堂吃早饭,你注意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李丢丢道:“我注意一个女的干嘛?唔......我一般在大食堂就注意吴婶。”

    高希宁恨铁不成钢的在李丢丢脑壳上敲了一下:“人家是去看你的,你注意一下能死?”

    李丢丢揉了揉脑袋说道:“若明天早晨我见到了,我注意一下还不行?”

    高希宁点了点头:“这才像话。”

    刚说到这,夏侯琢嘴里叼着一根枯了的毛毛草从外边吊儿郎当的走进来,看了看李叱有看了看高希宁。

    李叱总觉得夏侯琢那眼神不正经,但是他没有证据。

    “明天旬假,跟我回家里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夏侯琢对李丢丢说道:“我父亲......想见见你。”

    李丢丢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夏侯琢道:“他听我说过几次,知道你性格好又能打,还是长眉道人的弟子,所以想见见你。”

    高希宁道:“李叱你不许去。”

    夏侯琢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高希宁道:“我让他去见人家女孩子他都不去,凭什么跟你回去见家长?”

    夏侯琢想了想,这话不对劲啊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李丢丢特意换了一身新衣服,把自己打扮的板板正正规规矩矩,这是去见亲王,总不能显得少礼数。

    夏侯琢过来找他,看李丢丢穿着一身新衣服快不会走路的样子楞了一下,然后叹了口气道:“你打扮成这样干嘛?”

    李丢丢道:“不然嘞,穿一身旧衣服去,显得失礼。”

    夏侯琢一脚踹在李丢丢屁股上:“赶紧去把衣服换了,这穿成这样看着太别扭了。”

    李丢丢回去换了一身平常衣服,自己也觉得舒服多了,两个人一路闲聊着去羽亲王府,夏侯琢因为他母亲的关系很少回王府,即便回来也是有事说完就走。

    半年多前,因为他的事,羽亲王一怒下令吊死了几位侧妃,这事百姓们自然不知道,可是王府里的人谁不知道?

    所以每个人都觉得应该离夏侯琢远一点,王府里的人也一样分帮结派,下人们之间也一样勾心斗角,但不妨碍他们在对夏侯琢的态度上保持一致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的主子都讨厌夏侯琢,所以他们也都必须跟着讨厌。

    客厅里已经摆好了酒菜,李丢丢见到羽亲王后连忙行礼,吃饭的时候羽亲王很亲切的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,主要是夸了夸李叱在书院的成绩。

    连续半年月考第一,这要是放在一个大户人家的孩子身上,已经传遍冀州城了,家里必会敲锣打鼓的宣传。

    “琢儿。”

    羽亲王看向夏侯琢说道:“我这记性真是不好了,我给你准备了些东西,放在书房里忘记带过来,你自己去取吧。”

    夏侯琢微微皱眉,他知道父亲这是要把他支开,可是又不能拒绝,所以点了点头道:“是,我很快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听起来是对他父亲说的,可实际上是对李丢丢说的。

    等夏侯琢离开之后,羽亲王温和的笑了笑说道:“琢儿在我面前一直夸你,说就算是看遍整个大楚,能与你比肩的少年也屈指可数。”

    他指了指茶:“喝茶。”

    李丢丢连忙把茶杯端起来:“谢王爷。”

    羽亲王愈发的亲切起来,声音柔和的问道:“虽然你刚进书院半年,但成绩这么好,将来入仕不难,以你才智,应该也为自己考虑过吧。”

    李丢丢道:“学生鲁钝,又贪玩,还不曾想过这些,让王爷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羽亲王笑道:“也无妨,毕竟你尚且年少......因为你和琢儿的关系,我倒是偶尔会替你们多想想,为琢儿做打算,也为你做打算,毕竟你是他最好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李丢丢连忙起身再次致谢。

    “坐着说话。”

    羽亲王道:“你......是否有兴趣,将来到王府做事?你学业还有几年,倒是不急,你可以回去认真考虑一下,若是你答应的话,我就吩咐人每个月按照王府管事的月例给你生活所需,算是我提前聘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丢丢吓了一跳,脑袋里不停的思考着这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夏侯琢显然也不知道他父亲把李叱喊来的深意,如果知道的话,夏侯琢一定会提醒李叱。

    “李叱。”

    羽亲王道:“你是可造之材,未来必有作为,可我也知道你不愿意去与人同流合污,与其沉入沼泥,不如留在我身边,我用人不拘一格,但凡是人才我都会重用,待你结业,我甚至可以把你举荐到节度使曾大人那边,倒也只是一句话的事。”

    李丢丢越来越搞不懂,羽亲王这绝非只是惜才,再说了,他现在除了表现的能打一些,羽亲王还能看重他什么?

    学识?

    不可能,羽亲王没必要亲自如此热诚的招待一个学识好的年轻人,这样的年轻人只要羽亲王愿意,一抓一大把。

    所以李丢丢敏锐的察觉到,羽亲王要用他,就是因为能打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能打,是为了杀人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外边有个人迈步进来,俯身一拜道:“王爷,安排的事都做好了。”

    羽亲王笑了笑说道:“正巧,来,本王给你们介绍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指向那个人:“他叫姚无痕,是.....”

    羽亲王的话还没有说完,李丢丢已经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