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神国之上_ 第两百七十三章:传说三境的天碑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1-12 14:3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见异思剑小说神国之上 第两百七十三章:传说三境的天碑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古灵宗的大门外,祝定一直立着,从黄昏立过了子夜。

    老人看着夜色中的高高立起的塔尖和檐兽,神色恍惚。

    大长老看着他,叹气道:“你这老头子不回你的灵阁好好待着,来我这里干瞪眼干嘛?”

    祝定也哀叹道:“实在放心不下啊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道:“有什么放心不下的?宗中有两位五道高人坐镇,这次动荡的发生地亦是海国而非此处,洛书楼要做什么与我们何干?”

    祝定长叹道:“理由我刚刚已与你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道:“那不过是一个小丫头的猜测罢了,这猜测乍一听很是唬人,但这些猜测不过是建立在一个虚无缥缈的假设上,根本做不得真。更何况,你相信那个小丫头,你怎么知道她是不是在骗你?”

    祝定道:“那古灵宗为何偏偏选择今日封殿?”

    大长老道:“宗主大人的意思我们哪能知道?许是与海国那场动荡有关……不过中间隔着一个颠寰宗,想来再怎么乱也与我们无关。”

    祝定知道说不通,他看着远处的九幽殿,叹息声还在年迈的喉咙口徘徊,一道猩红色的光却忽然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与祝定坐着口舌之争的大长老也被红光吸引,回过了头。

    九幽殿像是一尊立在夜色中的女神像。

    神像般的高楼上,檐兽脊兽安静地匍匐,羽蛇的石像缠绕在塔楼的最顶端,沐浴着古灵宗大阵外照射进来的月光,而羽蛇石像对着天空张开的巨口里,忽然间一根红色的光柱在羽蛇巨口中亮起,那根光柱无限绵延,通往天空的深处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大长老神色惊疑,过去,他一直以为九幽殿的羽蛇不过是装饰……

    祝定的震惊之色淡去得很快,他甚至猜到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山峰震颤。

    厉鬼的哭啸声突兀地从山底响起,祝定与大长老的脑海中不约而同地浮现出了同样的画面——一头镇压了万古的神祇冤魂在黑暗中睁开了狭长的眼,它的吼声如古井深处传出的风,周围的黑暗不停震动,锋锐的声音夹杂着响起,好似它正一柄柄地拔去插在自己的身上的剑与矛,从满是血与火的地心中缓缓爬出。

    祝定与大长老皆是紫庭巅峰的修道者,这几乎是人类顶点的强者,但饶是他们,依旧险些心神失守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那是什么怪物!”大长老回忆着脑海中的一幕,再难冷静。

    祝定没有直接回答,他只是道:“那是冥府的方向……九幽殿的大峰之下,是冥府的残址啊。”

    “冥府……”大长老道:“难道那个小丫头猜的是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祝定回过了身。

    古灵宗中,十脉大山围绕着九幽殿的主峰。

    十座大山的峰顶正宁静地亮着灯火。

    大长老循着他的目光望去。

    他也想到了:“十座……十殿阎罗?”

    祝定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若是先前宁小龄所说的都是真的,那么木灵瞳策划百年,很有可能是要复活冥君大人,将古灵宗构建成幽冥古国,那么到时候,十脉山峰定会是崭新的十座阎罗神殿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会死……”

    祝定说道。

    大长老道:“我现在放你进去,你能阻止么?”

    祝定道:“你也说了,有两位五道的大人坐镇,谁人能挡?”

    山峰的动静已经平息。

    他们距离得近,脑子里才浮现出了先前的幻影,其余峰上的修道者只当这是一次普通的地动余波,并不会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大长老道: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祝定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趁冥府还未搭建,早些离开吧,不要成为幽冥的祭品。”祝定看着他,道:“我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看着他的眼睛,那个精神矍铄的老者一下子真的老了。

    而除了逃避,确实也不会有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过去,没能迈入五道是他们的遗憾,但他们也从不认为自己境界低下。

    此刻,灾难还在黑暗中孕育,他们却连见到敌人的能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无力感深深地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不!冥君不可能复活。”大长老冷静了下来,他想到了一些古籍中的记载,笃定道:“神明的复生那是创造一个类似神国的小世界那么简单,就算木灵瞳找到了可以容纳神明力量的皮囊,但她又上哪里去寻找一颗神明的心呢?”

    祝定眉头皱紧。

    他也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木灵瞳哪怕再厉害,哪怕已经迈入五道巅峰,她也终究只是人。冥君的肉身和魂魄早已消亡,留存在冥府中的,只是他散落的权柄与力量。而哪怕木灵瞳找到了一副可以容纳神祇的躯体,传承了冥君的力量,但没有一颗能与之匹配的心脏都不过是枉然。

    “皇不在殿……”祝定心中寒意翻涌,他将这几句话呢喃了好几遍。

    祝定说道:“皇不在殿,她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大长老不解。

    祝定自问自答道:“能匹配得上冥君力量的可以是谁?当然只有同为太初六神的存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大长老望向了正西方向。

    那是太阳落下的地方,也是洛书楼所在的方向……也是天藏的埋骨之地!

    木灵瞳要抢夺天藏的心脏,然后将其放入容纳了冥君权柄的躯壳里!

    祝定终于想通了一切。

    冥君之身,天藏之心……那样创造出的,将是何等恐怖的怪物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洛书楼,历史世界。

    宁长久与陆嫁嫁一同行走在洛书楼的历史世界里。

    他们行走在一片高山的阴影里。

    远处的天空像是用火焰和黑烟喷涂上了一层漆,身边的石头被熏成了纯黑的颜色,上面附着着血块的凝体,有的还在嘶嘶地冒着深青色的烟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就像是一个真实的梦境。

    哪怕你明知道这是假的,但所有的一切都真实得可以触碰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感知根本无法判断出这是虚幻的世界。”陆嫁嫁手指轻轻触上山体,岩石与手指的接触那般真实。

    宁长久道:“因为这本就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陆嫁嫁不解,这分明是洛书世界。

    宁长久道:“我们在这里死去就会真正死去,既然生与死是真的,那么围绕着生死的一切当然也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陆嫁嫁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呢?”陆嫁嫁看着漫天流淌的熔浆,她踩在地面上,只觉得足心发烫。

    宁长久道:“当初山海沧流秘经里,司命的答案是日晷,夜除的答案是斩天……洛书的世界想来也是如此的谜题。”

    “日晷和斩天?”陆嫁嫁道:“这两个都没有实现的可能,还是说,洛书世界有他自己的答案?”

    宁长久沉思片刻,道:“答案或许就藏在五百年前的那场灾变里。”

    陆嫁嫁抬起头,她清澈的眼眸中染上了天空的火,火星尘屑自她的耳畔与颈边不停飞过。

    要想解开洛书的迷局,必须要深入这场灾变。

    但在这场五道境界的古神与大妖陨落无数的年代里,他们的境界又能改变什么呢?

    他们一同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这对龙母宴技惊四座的剑棋魁首,如今走在此番世界里,却像是山峰底下渺小滚动的石头。

    很快,他们遇到了第一场灾难。

    灾难的发生来自于上方。

    火烧的云层后面,一块形如巨大岩石的巨龙从上方滚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它的背脊擦过了山脉,翼骨收起,翼膜覆盖着身躯,抵挡着道道箭一样迫至的流火,整条龙看上去就像是一颗即将破裂的蛋。

    宁长久与陆嫁嫁立刻闪身躲避,向着山峰之外逃离。

    巨龙落地,愤怒的火焰像是龙息,从它的口鼻间喷出,猛地激荡,瞬间将周围的山石摧毁。

    它立刻注意到了前方逃逸的两个人类。

    巨龙怒吼了一声,将他们也视作了来猎杀自己的敌人,双翼张开,追袭而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这头巨龙的境界并不算高,而且它也身负重伤,他们联手是可以将其杀死的……但这非但没有意义,还有可能惹怒其他众龙。

    宁长久与陆嫁嫁对视了一眼,他们向着两侧分开,贴着岩石而行,各自出剑,消解它的注意力和力量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第一次与真正的未绝迹的古龙为战,虽然这种压迫力远远低于九婴,但巨龙挥动双翼毁坏山体的震撼感极为强烈。

    一道道雪白的飞剑击穿空气,凌厉地打在了它的身上,它的鳞片被打落,原本就负伤的身体变得更加沉重,鲜血渗透鳞甲,将它原本凶猛的飞行之势拖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宁长久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里的怪物除了战斗于天穹的上些,其余的也并非都是五道境界的……

    他这个想法还未落下。

    山谷的尽头,赫然出现了一个逆光而立的黑影。

    宁长久看到那个黑影的第一刻便意识到,这是他在这一世遇到的,最强大的敌人。

    这个黑影以人形立着,他明明内敛了气息,但他周围的空间依旧在止不住地不稳定地晃动着,仿佛随时要坍塌成片片虚空,他似是强行镶嵌在这个世界里的人,与周围的一切那么地格格不入……

    这是五道巅峰!

    是隐隐要窥破境界的极限,进入那个足以飞升登天境界的仙人!

    宁长久心中伸出了一丝绝望感。

    五道巅峰的境界他并不陌生,那是他前一世修道的顶点,在即将飞升时被斩去,打落尘埃。

    所以他明白这种境界到底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那个静立着的黑影对着他们抬起了双手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宁长久与陆嫁嫁的身影瞬间静止。

    巨龙掀起的狂风刀一样割过身体,振得衣袍狂响。

    巨龙没有去理会他们,它飞到了那个黑影的面前,然后停下了身形。

    黑影收回了手。

    他轻轻地抚摸着巨龙的脑袋,声音显得有些年迈而沧桑:“让你不要乱跑了,现在外面很多人都想杀你的,之前有个姓李的大修道者还扬言要斩龙足嚼龙肉的,你可要小心些,这乱世里,我的面子可不一定好使。”

    巨龙低低地吼了一声,心想那个姓李的要杀的那些蟒蛇一样的大龙,和我有何关系?

    黑影的目光望向了峡谷中的两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哪里来的?这片赤龙山是我管辖之处,以你们的境界,外面的禁制都不可能破除,为何能深入于此?”黑影发问道。

    宁长久感觉自己的身体一松。

    他目光不由自主地注视着那个黑影。

    光线照进了瞳孔里,他看清了他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头发灰白,形如枯木的老者,他的长袍也是深灰的颜色,头发与胡须都像是深秋枯槁的细草,他并非人类,他的衣袍下,还露出了一截尖尖的利爪,灰袍末端,一截截长长的,宛若龙尾的嶙峋尾骨骼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”宁长久想了想,道:“我们是从天上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天上?”灰袍妖者抬起头,往了一眼苍穹上空,缓缓道:“你们是从外面来的吧?”

    宁长久瞳孔微缩。

    灰袍妖者看着他的眼睛,他似乎早有预料,叹息道:“原来你们真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宁长久微微疑惑。

    灰袍妖者道:“我是豢龙者,在这片赤龙山中生存了百年……他们迷失在了这场战争里,但我没有,我始终觉得,这个世界并不真实。”

    宁长久不解道:“这是你……嗯,前辈的想法?”

    豢龙者点头道:“我这些年一直在寻找出去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宁长久道:“你们可以出去?”

    豢龙者道:“我是我,天地亦非刀山火海,为何出不得?”

    宁长久问:“那前辈找到出去的办法了吗?”

    豢龙者道:“若你们真是外面来的,可以追随于我,将外面的事情告知于我,而我在斩天飞升之时,会带你们一同出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带着受伤的巨龙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宁长久与陆嫁嫁余光交错。

    他们短暂地犹豫之后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除了不能长存于世的传说三境,五道巅峰便是人与妖可以修至的顶点,是这个世界力量的巅峰了。

    豢龙者并没有急着问外面的事,他缓缓说道:“你们是第一次来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宁长久点头:“不得已而来。”

    豢龙者道:“外面已经乱了套了,我尚且不愿独行于世,而你们这般境界的,擅自来此实在鲁莽,那些神明大战的余波都足够杀你千百次了。”

    宁长久问道:“外面的战争起因究竟是什么?”

    豢龙者道:“你来自哪里?”

    宁长久道:“五百年之后。”

    豢龙者又问:“五百年之后的世界如何?天道秩序可还在?神国之主可还在?”

    宁长久答道:“都在。”

    豢龙者脚步微停,他盯着宁长久的眼睛,认真地凝视了一会儿,叹息道:“看来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失败了?”

    “猎国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个当初大师姐告知他的词陡然出现,他忍不住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豢龙者看着他的神情,问道:“你听说过?”

    “不曾。”宁长久道。

    豢龙者说道:“外面的人,妖,还有一众古神,他们登上了那些号称通天神柱的巨峰,所信仰的,便是猎国计划……这是第二次猎国计划啊,他们要杀死神国之主,打破秩序,创造一个没有束缚的,可以真正踏足大道自由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次?那第一次呢?”宁长久问道。

    豢龙者道:“第一次是已是两千年前的往事了……那一次可远比如今这场更壮烈得多。”

    宁长久又问:“那这场猎国之战的发动者是谁?”

    “圣人。”豢龙者答道。

    宁长久再次听到了这个词。

    “谁是圣人?”宁长久问。

    豢龙者道:“不可说。”

    不可说?

    宁长久的心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师尊月辉般盈盈流动的身影。

    当初大师姐曾给他提起过猎国计划,大师姐还说过,大部分神国之主于他们而言皆是敌人……莫非师尊便是他们口中,那个想要推翻天道,开启了第二次猎国计划的圣人?

    师尊确实有实力去做到这些!

    宁长久问道:“那前辈的计划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豢龙者抬手指着上空。

    “飞升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迈入传说三境,得道飞升。

    这是所有修道者最终的夙愿,也是离开这个的方法。

    豢龙者自始至终都很平静。

    他得知了世界是假,灾劫已过,他们不过身处幻境,是历史中虚无的影。

    但他却一点没有表现出沮丧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赤云山。”豢龙者指着脚下的山谷,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宁长久与陆嫁嫁立在悬崖边上,向下望去。

    巨大的山谷里,缠龙柱通天而起,其下匍匐着无数的巨龙。

    那些巨龙有的形如大蟒,头生鳞角,下有四肢五爪,骨鳞暗金,有的巨龙形如蜥蜴,背生两束翼骨,翼膜收拢,遥遥地向这里张望。

    整片上古里,大大小小的龙类足有三十余头。

    它们有的年幼,有的苍老,而那些壮年的龙,似乎都飞离了山谷,投身入那场战斗里。

    “您是处于哪一方的?”宁长久问道。

    豢龙者道:“我不参与这场战争,于此独善其身,但这些巨龙我懒得约束,它们渴望战争和鲜血,我也随它们去了。”

    宁长久问:“那前辈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豢龙者道:“我在寻找迈入传说三境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道之上是传说三境。

    除了中土那位剑圣大人据说身处这个境界,从未有人真正见到过传说三境的大修士。

    因为迈入传说三境必须得道飞升,若滞留人间太久便被会天地排斥,被道的规则兵解。

    豢龙者回过身,他看着这两个年轻人,道:“来者是客,能见到你们,我心里其实也有些欢喜……至少证明了我这些年的猜想都没有错,既然走在了正确的路上,那心中自无需什么顾忌了。”

    宁长久与陆嫁嫁轻轻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他们皆没有感受到这个灰袍妖者流露出什么敌意。

    豢龙者能感受到他们的紧张,淡淡地笑了笑,他的灰袍扬起,枯槁的须发在干燥的风中僵硬地舞动着。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如何进入传说三境么?”豢龙者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两人异口同声道。

    豢龙者似乎把这两个异乡人当做了自己最后的弟子,他缓慢地开口:“如果说六道是人和妖对于自身的感悟和认知,那么传说三境便是对于天地的认知了……”

    宁长久与陆嫁嫁神色认真。

    从五道迈入传说三境的方法几乎失传。

    前一世他飞升之前亦是浑浑噩噩,只觉得水到渠成,并未理解这两个境界之间的门槛在哪里。

    此刻豢龙者看似平缓的话语,称之为天机亦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飞升便是对天空叩门,叩门当然不能空手而来,按照俗话来说,便是需要一块敲门砖,这块敲门砖我们称之为天碑。”豢龙者平静的话语里说出了修道之路上最大的秘密:

    “天碑只是一种说法,它并不真实存在,它的意思是指,我们心灵中对于天地,成文的、独立的感悟,这种感悟毫无纰漏地记录下来,便可为天碑。”

    豢龙者笑了笑,道:“这么说可能有些难懂……总之就是要有自己对于天地的独特感悟,然后将这份感悟传达给天地,天地认可了,你就可以飞升离去。这份感悟源于天地的法则和规律,必须是绝对真理,不可错误,也不可与前代的飞升者重复,否则都会飞升失败。”

    宁长久闻言,立刻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初临近飞升的几年,五师兄一直在埋头写书,他写了共五本,一本留给自己,除了大师姐和二师兄,其余人各得了一本,那每本书上,便是他所写的,独特的天地感悟……

    此刻他才明白,原来那都是天碑!

    五师兄足足写了五份天碑,让他们照着背诵,举观飞升。

    宁长久今日才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那么这些感悟都是什么呢?”宁长久问出了心中关切的疑惑。

    豢龙者说道:“什么都可以,我的恩师飞升离去时,他所研究的便是灵气……灵气存在于天地里,对于修道者而言习以为常,但灵气这种物质,除了给修道者提供力量,其他没有任何多余的用处。它在数量足够多会聚合、下沉,达到某个界限便会化作液体。但修道者只顾汲取灵气,却很少想过那究竟是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豢龙者道:“我的恩师花了上百年世间,观察过世间各地的灵气,他发现哪怕是灵气也分为数百个不同的种类,其中有的灵气,它的存在甚至是一种不可察觉的波,只能在特定的场域里将其收集……”

    豢龙者笑了笑:“我还有一位故友,如今在寂耳山,他的天碑也已快刻好,我曾看过他的天碑,很有意思……那是一种虚空中的黑色物质,会释放一种无形的波纹,我那朋友总结出了它的波在长和短时的不同规律,此刻正在绞尽脑汁地将这两种规律统一,统一之后天碑便可书写完整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打过赌,看看究竟谁能够先迈入那个境界里。”

    豢龙者看着足下的巨龙。

    他缓缓地走下了山道,说道:“我带你们去看看我的天碑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感谢韶华的小绝望打赏的盟主!!!万分感谢小望同学的打赏支持呀~恭喜神国拥有第二十一位国主了!)

    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